当前位置:霸州市汇田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国学红楼梦中刘姥姥逗贾府众人大笑时,薛宝钗是什么表现?
红楼梦中刘姥姥逗贾府众人大笑时,薛宝钗是什么表现?
2022-11-23

红楼故事”的真正开始是从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正式开始的。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也就是家喻户晓的“刘姥姥进大观园”,可谓是《红楼梦》中的经典情节,同时也是贾府大厦将倾之前最后一次烈火烹油,繁花似锦的热闹巅峰。

出身贫苦农家的刘姥姥,对于贾府这些贵族太太、小姐们来说是新鲜事物,故而刘姥姥讲了不少乡下的奇闻异事,又闹了不少经典笑话。

譬如王熙凤逗贾母开心,利用刘姥姥扎筏子,往其头上插了一脑袋鲜花,直像个老妖精一般,刘姥姥却笑称:我年轻时也爱风流,爱些花儿粉儿的。此一番不伦不类的话,逗得众人捧腹不已;

最经典的就是第40回“史太君两宴大观园”,吃饭的时候,王熙凤、鸳鸯等人故意戏弄刘姥姥,告诉她在荣国府吃饭是有规矩的,并如此这般叮嘱了一番。于是乎,在众人刚要动筷时,刘姥姥猛然站起来喊出那句笑破读者肚皮的经典之语:老刘老刘,食量大似牛,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

曹雪芹独具匠心,详细记录下了在场诸人的反应,可谓无一不符合各自身份,且看原文:

众人先是发怔,后来一听,上上下下都哈哈大笑起来。史湘云掌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这棹子嗳呦;宝玉早滚到了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得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掌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座位,拉着她奶母叫揉一揉肠子。地下的人无一个不弯腰屈背,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也有忍着笑,上来替她姊妹换衣裳的;独有凤姐、鸳鸯二人掌着还只管让刘姥姥。——第40回

史湘云为人率直爽快,最是天真烂漫,故而笑相夸张,直接喷茶;林黛玉身体娇弱,素有不足之症,故而伏在桌子上笑;贾宝玉最是伶俐聪敏,刘姥姥笑料一出,立刻钻去贾母怀中,如此懂得取悦长辈,无怪乎贾母宠溺他一人;

王夫人是个聪明有阅历的人,她一听完刘姥姥的话,立刻反应过来是王熙凤、鸳鸯等人在背后操控,所以她一边笑一边指着王熙凤,可笑的太深,反而说不出话来;惜春年幼,故而去找奶娘帮自己揉肠子......

诸君细心品读,便会发现,这些人物的表现状态完全符合他们的身份地位,真真是一丝不错,但大家应该也发现了,在场众多姊妹们,曹雪芹唯独没有提到一个人——薛宝钗!

曹公的这种不写之写,已然从侧面告知我们:在场众姊妹唯独薛宝钗没有笑,故而曹公略去宝钗之状态。问题在于想,薛宝钗为何不笑呢?她与其他姊妹相比,到底有何不同呢?

若论到此,我们不得不提到作者曹公对薛宝钗的七字评价——山中高士晶莹雪!

薛宝钗身上有一种独特的理性成熟气质,她广学博知,几乎没有她不知晓的学问,这导致她的审美品味很高,这一点就连“心较比干多一窍”的林黛玉可能也要逊宝钗三分。关于宝钗的博学,《红楼梦》中有很多侧面刻画:

第8回“贾宝玉大醉绛芸轩”,宝钗以医理规劝贾宝玉不要喝冷酒,其逻辑清晰,叙述清楚,贾宝玉听之都服气:宝兄弟,亏你每日家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就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呢!

第56回“探春改革大观园”,在大观园内实施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在选择具体承包的婆子人选时,又是宝钗从旁理论联系实际,分析得头头是道:幸于始者怠于终,缮其辞者嗜其利......学问中便是正事,此刻于小事上用“学问”一提,那小事越发作高一层了,不拿“学问”提着,便都流入世俗去了。

第42回“惜春画大观园年画”,惜春虽擅画画,但从没画过大观园这种气势恢宏的大观园风景,又是宝钗从旁讲解,细致到连毛笔的数量都替惜春规划好:

宝钗道:“我有一句公道话,你们听听:藕丫头虽会画,不过是几笔写意。如今画这园子,非离了肚子里头有几副丘壑的才能成画。这园子却是像画儿一样,山石树木,楼阁房屋,远近疏密i,也不多,也不少,恰恰的是这样,你及照样儿往纸上一画,是必不能讨好的。这要看纸的地步、远近,该多、该少,分主、分宾,该添的要添,该减的要减,该藏的要藏,该露的要露,这一起了稿子,在端详斟酌,方成一幅图样。”——第42回

这就是薛宝钗跟其他姊妹相比,最大的不同之处——她的阅历和学识丰富程度,远远高于其他人。

所以对于薛宝钗这样的女子,她的笑点是很高的,贾府其他姊妹觉得刘姥姥可笑,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新鲜感,她们没有见过这种贫婆子,故而对刘姥姥的一言一行都很好奇,稍有不合礼数之处,这些小姐们便会有“她怎么是这个样子”的好笑感。

可薛宝钗是有世俗阅历的,在其他姊妹看着刘姥姥闹笑话而捧腹大笑时,她却一眼看穿刘姥姥行为背后的本质:这位老人不得不故意出丑,其目的就是为了逗这些有钱人开心,有了这层思虑,她安能笑得出来?

同时,薛宝钗的博学也注定了刘姥姥的低级笑话匹配不上她的笑点。有的人的笑点停留在二人转小品的高度,有的人则读《围城》、《唐吉诃德》这种高级黑幽默讽刺小说时才会觉得好笑,宝钗就属于后者。

那么整个贾府,有没有哪个人能匹配得上薛宝钗的笑点呢?还真有一个,那就是林黛玉。

《红楼梦》第42回,林黛玉曾有过一番评价刘姥姥像母蝗虫的言论,宝钗听完就觉得这个比喻十分绝妙,于是详细评析了一番林黛玉的高级幽默:

宝钗笑道:“世上的话,到了凤丫头嘴里,也就尽情了。幸而凤丫头不识得字,不大通,不过是一概市俗取笑;更有颦儿这促狭嘴,她用春秋的笔法,将市俗的粗话,撮其要,删其繁,再加润色,比方出来,一句是一句。这‘母蝗虫’三字,把昨儿那些形景全都现出来了。亏她想的倒快。”——第42回

王熙凤够幽默了吧,她讲笑话的时候,整个贾府的小丫鬟各自奔走相告,纷纷前来探听凤奶奶讲笑话,可在宝钗看来,凤姐纵然幽默,但终归属于市井笑话,不及林黛玉的高级黑色幽默。

故而,刘姥姥闹出笑话之际,曹公唯独没记载宝钗之表情反应,虽不写,却胜过万千文字。